下个景点是娑萝映彩池。

  乍看“娑罗”没有什么反应,但是细想,想起了佛教里的两大圣树:菩提树和娑罗树。该不是取自这里吧?相传佛祖释迦牟尼诞生在菩提树下,涅槃于娑罗树下,一生一死、一起一合、一进一成。菩提树象征着寻道,娑罗树象征着圆满,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判断,也许佛教中另有意义。

  很多文献上讲,释迦牟尼涅槃于娑罗双树,这个的意思可不是两棵娑罗树,“娑罗双树”便是树名,同“娑罗树”,归龙脑香科下的娑罗双属。“云南娑罗双树”也是一种树名,是娑罗双属植物在中国的唯一物种。所以,只是碰巧,释迦牟尼涅槃的地方是有两棵娑罗双树而已,可不是“双”的缘故。

  国内有些地方,常把杜鹃花叫成“娑罗花”,或“娑萝花”,如黄龙景区。这是个误区,娑罗树和杜鹃树可不一样,差得远呢。不过我最喜欢的花,便是杜鹃花。“最惜杜鹃花烂漫,春风吹尽不同攀”。
  可惜,家里养过不少次,但都没有活得时间久些。而且,家养的杜鹃少了那种荒山野岭的风吹雨打,也少了风抚雨浸的灵气和透彻,往往过于俗艳,无可品赏了。

xgs_1420

阅读全文

, , , , , ,

  大家都说,来九寨和黄龙就是看水,其实,与其说来这看水,不如更确切地说是来看钙华。整个黄龙景区几乎囊括了所有钙华的类型,比如钙华边石坝、钙华滩、钙华瀑布、钙华台、钙华湖、钙华扇等,几乎是中国之最、世界之最,比起五颜六色的水,这个同样令其闻名于世。
  钙华似乎并没有特别的定义,按照我的理解,石钟乳也算是一种,只不过大多在地下的洞穴内。关于原理,作为一个理科生,何况还是个化学硕士,我觉得应该要容易理解些,该有个更简单的说法:碳酸钙不溶于水,但遇到含有二氧化碳的水,可生成碳酸氢钙,它溶于水,形成碳酸氢钙溶液。在条件变化的情况下,溶液内的二氧化碳会析出,此时内部的碳酸氢钙又变回碳酸钙,便在水里形成微小的粉末状固体析出,积淀成不同形态,称之为钙华。也可以说钙化,但因为样式多姿,鬼斧天工,所以称“钙华”更确切。“华”通“花”。

  一般情况下,水是温的或者微热的,而外面又有着些温差,二氧化碳就容易析出。此外,地面上最好有些微小的凸起,这样水流经过的时候,凸起所在的位置水流会加快,同时变薄,加大了溶液与空气的接触,二氧化碳也会更容易析出,沉淀便会在此集中些。
  沉淀下来的物质包裹住原来的凸起,慢慢积累,越来越大,越来越高,往往越是边缘流速就越快,沉淀也越快,这样就长成了一个拦水坝,那些五彩池,大多便是这样形成。水量较大,拦不住,便会溢出,往下继续流,又遇到凸起,又形成一个拦水坝,然后继续往下流,如此反复,便层层叠叠了。

xgs_1296

阅读全文

, , , , , ,

  黄龙,世界自然遗产,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5A级景区,国内唯一保护完好的高原湿地,是一直想来的地方,向往程度甚至超过九寨。

  这次培训安排在周六开始,到下周四结束,这样周四中午就可以出发,加上周五、周六、周日共三天半,让大家出去玩玩。不仅仅成都市内,还能去下周边,秋天的四川是很美的。既然培训,就要让自己条线的人放松一下,毕竟已辛苦一年,这是我的观点。不过,几个大分公司,还是在周五就回了,最变态的是河南,周四晚上的飞机,周五还要正常上班,弄得哀声怨道,这大概是缺少领导艺术的问题。
  领导们可以加班,也可以忙,但是下面的具体岗位,尽量还是多给些机会,去放松下。积极性高了,主观能动性起来了,效率就高了,时间只是个小问题。所以,给处室人员放假,给了他们一辆加满油的车和司机,这帮人玩得不亦乐乎,忘了工作。结果,凌晨两点发朋友圈,说在核赔。

  走的路不同,他们是去了毕棚沟。我们一行四人,周四中午从成都出发,当天晚上住松潘古城,靠着黄龙景区,周五一天逛黄龙,晚上再到九寨,住景区门口,周六一天逛九寨,晚上往成都方向回,住平武,周日到绵阳市逛李白故居,下午回京。

  一路是大西北的苍凉,山岭巍峨、怪石嶙峋,稀薄的氧气和侵人的寒意,鼓动着心底远行的冲动。

xgs_0984

阅读全文

, , , , , ,

  岷江,是成都平原最重要的水资源,是长江上游水量最大的支流。历史上,其曾被认为是长江正源,所以古代曾名“江水”、“大江水”,自然而霸气。另外,《康熙字典》内注:岷,通作“汶”。所以汶川、汶江指的也是“岷江”,让人大悟。明朝,徐霞客通过实地查勘,最终确认了金沙江为长江正源,并逐渐被认可。

  岷江的源头曾被认为是东支,发源于松潘县岷山南麓的弓杠岭,未来几天我们会开车经过那里。而如今,学者更多认为其西支大渡河才是岷江正源,并在2013年得到了中科院确认,这是因为确定大河源头有个简单原则,即“河源唯远”,测量后便可确认。
  虽然西支大渡河的流量、长度和流域面积都大于东支岷江,也逐渐被认可为正源,但历史、影响、重要性等方面均远不足,最终成了支流。结果西支大渡河和东支岷江交汇后的名字,还有交汇前东支的名字,都是岷江。
  岷江流经汶川、都江堰,穿成都平原的新津、彭山、眉山,在乐山和支流大渡河相汇后继续前行,并在宜宾注入长江。这一路,我就剩宜宾没去了。

  农耕文明大多傍着大河而居,但一方水养育一方人,孕育一方历史的时候,逃不开“福兮祸所依”的命运,大江大河一旦溃坝洪涝,必是尸骨遍地,饿莩浮野。黄河、长江尤甚,岷江亦是。

xgs_0697

阅读全文

, , , , , , ,

  二王庙,纪念的是李冰父子,在没有来都江堰之前,是不会知道的。李冰父子在唐代之后,应该是宋朝时期,被皇帝封为“王”,所以才有了“二王”之名。但比起“王”,更让人喜欢和感动的是李冰的另一个名号:川主。因为他在两千多年前修建的都江堰,不仅解决了岷江泛滥成灾的问题,还引渠灌溉,成就了无数个鱼米之乡,使得非涝即旱的成都平原从“泽国”、“赤盆”变成了“天府之国”。

  二王庙,始建于南北朝时期,原为望帝祠。齐明帝在建武元年(公元494年),将其改为崇德庙,开始纪念李冰父子。民国期间被火烧毁,之后组织重建。现今山门的“二王庙”三字为冯玉祥所书。

  汶川地震时,这里因距中央主断裂带仅1.3公里,古建筑几乎全毁,留下的不足10%。之后,投资1.1亿元的“灾后文物重建1号工程”,即二王庙维修保护工程启动,由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故宫博物院和清华大学等单位支援。历时三年,终于完成。如今若不仔细看,那些人工粘合的小细缝几乎很难发现,也看不出这里曾发生过灭顶式的重创。整个修复,用了70%的原料,在原位置使用原工艺进行。也因此,二王庙古建筑群的抢救保护获得了国家文物局授予的“优秀文物保护工程特别奖”,这个奖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仅授予过布达拉宫和这里。

  如今,它成了都江堰最主要的人文景点,不可错过。

xgs_0659

阅读全文

, ,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