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0:悉尼-北领地(乌鲁鲁-卡塔丘塔国家公园)

  为什么要来这里?花了5倍于北京到澳大利亚往返机票的成本过来,就来看看这些石头?是因为它的名气大,还是因为它的不容易到达,好彰显一下自己的独立逼格?又或许皆有之吧。
  最近的医院在450公里以外,景区的大奔坏了,最近的4S店相离2000公里,超市的东西有点贵,但东西南北各走出500公里范围,也找不到第二家,这里就是乌鲁鲁-卡塔丘塔国家公园(Uluru-Kata Tjuta National Park),在沙漠和戈壁滩的腹地,在澳洲的北领地(Northern Territory)。

  北领地,位于澳大利亚大陆中北部,首府是达尔文。其地广人稀,约占澳大利亚总面积的20%,相当于8个河南省的面积,将近40个台湾省的面积,人口呢?20多万,和我们公司整个集团的人加起来,差不多。这得多地广人稀啊。北京人口数量是其百倍,面积却又是其百分之一,情何以堪。

  北领地的五分之四面积位于热带范围,普遍高温干旱,从飞机上可看,这里大片红土地,地表裸露着,有点生命禁区的感觉。只有靠近乌鲁鲁-卡塔丘塔国家公园的地方有些树木,颜色黑了些。
  虽然乌鲁鲁名气大,几乎举世皆知,但我们第一站是由36块巨石组成的卡塔丘塔,便是下图的巨石阵。

XGS_9353

阅读全文

, , , , , , ,

  D9:悉尼-蓝山国家公园

  最近看到一个朋友圈,加上身边之人的经历,时常想到三观问题。
  你喜欢每周买束鲜花装扮生活,他却觉得你败家;你读了一本不错的书要和人分享,他却觉得生活已远离象牙塔别再装成个文青;你盘算着一趟异乡文化远行,他却觉得你乱花钱不如买点衣物;你加班辛苦却感到了成就感,他却说你为了那点工资何至于那么拼命;你觉得过生日是两人间的事,他却要大操大办醉酒如泥没个拥抱;你认为君子之交淡如水,他却认为无酒无肉无利无朋友,每个周末觥筹交错吹天夸地。
  分享快乐,分享错了人,就成了别人眼里的装;倾诉痛苦,倾诉错了人,就成了别人眼里的矫情。

  所谓对的人或错的人,说的便是三观的合与不合。
  有些人在一起相处顺畅,无需多说,自然懂得,少了些误解和纠结;而有些人在一起却每每一点小事就纠结,陷入不停解释的怪圈,怄气别扭,各自憋屈。这便是不合。
  而三观相合,却不一定非要相同。你喜欢安稳的生活,也能支持我倾力打拼;你喜欢西餐牛排,也懂我路边撸串的快感;你喜欢周末在家悠闲度日,也可随着我游历四方。有此,足可。

  世界很大,人来人往,珍惜相合之人。

XGS_9211

阅读全文

, , , , , ,

  D9:悉尼-蓝山国家公园

  今天安排了蓝山国家公园,它在2000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这是我们来这里的主要理由。
  离着悉尼市区不算远,有火车直达。不喜欢跟团游,也不愿走马观花,于是便自己查攻略、下地图,清晨六点半出发,火车-公交-步行,终于到了景区。
  当然,路上少不了问来问去的,毕竟它虽然挺火,但网上实用的中文攻略却少得可怜,而且大部分都是坐坐缆车便回;或者坐那个我们感觉异常奢侈的景区巴士,下车照相,上车睡觉;也没有几个描述些有点挑战性的徒步路线,总归要去谷底的森林里转转,否则来趟蓝山也实在太没意思了。

  蓝山长着大面积的尤加利树,它是澳洲的国树,考拉便以它为食物。在国内,它有个很为人熟悉的名字,被称作“桉树”,原产地虽是澳洲,但如今已经遍布全球,成为了一种重要的经济作物。但它的快速生长和成材,是伴随着对土壤中大量水源的需求的,大面积种植桉树后,一般都会伴随着地下水位下降,土壤保水能力降低,土地肥力下降,甚至发生沙化等现象。在国内,桉树又被称作“霸王树”,如今很多地方已经开始禁种。

  蓝山的尤加利树,树叶会在空气中释放出小油滴而形成蓝雾,蓝山因此而得名,有些角度尤为明显。

XGS_8753

阅读全文

, , , , , ,

  D5:摇篮山-壁画小镇-朗塞斯顿

  极光一直被视为自然界中最为绚丽的奇观,也许很难再找到一种能与之相媲美的自然景观,会让人感受到同样的震撼。在古代,人们对其产生的原理始终无法解释,一直认为那是来自天堂的光芒,去引导着灵魂去飞升上仙,即使放到近代,因为观测不易,能看到的人凤毛麟角,依旧还在披着神秘面纱。

  观看极光,需要到高纬度地区,国内比较容易看到的地方,是中国最北端的漠河。而其他相对有名的极光观测地点,首先想到的是北欧,诸如冰岛、芬兰、挪威、瑞典,此外还有美国与加拿大。这些都是观测北极光,而南极光,能看到的地方则屈指可数,为什么?看看地球仪就知道了,南面高纬度的大陆实在太少,总不至于漂到海上去等吧。也正是由于此,维度不算太高的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成了南极光主要观测点。

  关于南极光的介绍和观测少之又少,度娘上也没几篇,名气始终不大,我们也对此一无所知。所以,当塔斯马尼亚的霍巴特极光如此绚丽的发生时,我在朗塞斯顿的酒店里呼呼大睡,转天从向导的朋友圈里看到之后,肠子悔得铁青。究竟是什么样的夜晚?下图。

WechatIMG2

阅读全文

, , , , , ,

  本计划着每年出去一下,选个国家,呆上十几天,慢慢体会异域的民俗风情,接触不同的山水风貌。在今年还没来得急选择的时候,被选中了澳大利亚。

  来之前对这并不是很了解,只知它的国土面积很大,孤独的漂在南半球的太平洋,满是袋鼠。还知道前总理陆克文是我们集团下属大学的名誉校长,讲一口地道的普通话,但对华政策却若即若离,不算好。

  近期工作较忙,来之前没怎么查攻略,虽然买了本Lonely Planet,但发现实在太厚,也懒得带着。索性还用老办法,搜了澳洲全部的世界遗产名录,拿着地图,对比交通,决定行程安排,两天便确定了全部。
  澳洲名气最大的是大堡礁,但因攻略做得晚,直升飞机和浮潜已很难预定,只能被迫调整了多次行程表,直到出发前。这导致在澳洲本土多乘了一趟飞机,还要坐通宵巴士。可它在出发后,却因Debbi飓风而被取消。
  埃尔斯岩太远,距离悉尼两三千公里,往返要花一万以上,浅俗地认为它只是块石头,值不值的问题犹豫好久。最后决定去,因为那的星空,因为它的名气,毕竟已有那么多人口口相传。事实证明,这是个正确选择。
  塔斯马尼亚岛据说不错,但因本次没有自驾条件,恐怕玩得浪费,便没安排。结果因Debbi飓风而取消的大堡礁让我们空出不少时间,最终还是来了,看来很多事情是自有注定的。

plain

阅读全文

, ,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