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说,目前最期待的一个山便是峨眉,就赶上了今年的第一次培训在这里,喜出望外,感谢天意。
  中国的四大佛教名山之一,普贤菩萨道场,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重遗产,5A景区,时称“峨眉天下秀”。因有山峰相对,如蛾眉,故得此名。其主峰万佛顶,海拔3099米。

  佛有三身,法身吡卢遮那佛、报身卢舍那佛、应身释迦牟尼佛,法身佛的左右挟持即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二者均为中国佛教中的四大菩萨:大行普贤菩萨、大智文殊菩萨、大悲观音菩萨、大愿地藏菩萨。普贤代表着行动和实践,但在老百姓中的受喜爱程度要低于观音和文殊。观音的被喜爱程度可能受了小说和电视的影响,深入人心,然后又被赋予了诸般“有求必应”,若不是普陀山的交通限制,香火还会更旺。文殊则代表了智慧,为众菩萨之首,十方诸佛母,一切菩萨师,妻身上就始终带着个自其道场五台山开光的文殊菩萨护身符。

  其实应该细细看看寺庙的,可惜公司组织,坐车加索道,走的路很少。第一站是金顶。

阅读全文

, , , , , , ,

  来山东的行程,其实已经计划了好久,从学生时代起。因为离着北京天津很近,且景点名气大,所以多次打算要来。但总是会有各种原因导致推迟,且每次有假期总先是不安分地想着往西部或者更远的地方跑,近处的觉得有个周末就可以了。
  这次端午小长假,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武汉,琢磨着选个中间的地儿相遇,于是想起了泰山。

  随着工作的责任越来越大,时间也越来越飘忽不定,如今,计划再也没有追上过变化。最近几次的出行都没有思考太多,况且都是短途,也无需劳神些什么。
  出发的前一天,接到通知临时出差,而此时的票和酒店都已订好。在这方面的预感向来很灵,屡试不爽,但每每却不愿相信。当晚从武汉飞上海,二十三点到酒店,第二天上午八点开会,十三点结束,匆忙吃了午饭,立刻赶往虹桥,从上海再转高铁,晚十九点到了山东泰安,二十一点已在爬山途中。
  赶是赶了点,倒没用请假。现在的交通,发达得像是奔入了共产主义社会。只是高铁票实在有些贵。

  不罗嗦了,把总结贴一下,希望对他人有些帮助,也希望自己能一直记得这些足迹。至于花销,养成的习惯就坚持,等到老去的时候,算算这辈子在旅游上到底花了多少银子。有零有整,看着就可信,有依有据,像那么回事。

  本次旅游的重点为泰山,然后是三孔。均是世遗,如此下去,游完世遗的目标倒是能提前实现了。

阅读全文

, , , , , , ,

  岱庙,又称东岳庙,或泰山庙。在泰安市,因为距离传统的登山口红门有一些距离,所以部分游人并不过来。起初我们也没有重视,以为只是个小庙而已,打算依据登山的时间松紧来决定是否过来,属于填空型景点。但在来的途中查了一些资料,便决定要来了。

  岱庙的历史极其悠久,有“秦即作畴”、“汉亦起宫”之载。根据导游介绍,其始建于秦汉,唐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和宋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分别进行了扩建,尤其后者依据帝王宫殿式样,扩建规模非常之大,天贶殿便建于此时。金代,岱庙部分被毁,元代进行增修,明嘉靖二十六年(公元1547年)大部分建筑再次遭到焚毁,清代重修。其成为目前泰山最大、最完整的古建筑群,是历代帝王举行封禅大典、祭祀泰山神之地,也是泰山文化中最为重要的建筑之一。

  这次来这里学习了两个很感兴趣却在之前不知道的知识:
  其一,中国有四大古建筑群:北京故宫、曲阜三孔、泰山岱庙、承德避暑山庄,目前四者均为世界文化遗产。而且,也因此又订好了一条旅游线路安排,承德避暑山庄、木兰围场和呼伦贝尔草原一条长线。
  其二,中国有三大殿:北京故宫太和殿、曲阜孔庙大成殿、泰山岱庙天贶殿。三个均为等级最高的重檐庑殿顶,其中太和殿最大,天贶殿最老。
  正因为如此,对于喜欢古建筑的我们,岱庙不得不来。门票30元,导游50元。

阅读全文

, , , , , , ,

  十八盘,漫漫台阶路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泰山的一个方面,这是登山途中最困难的一部分。不过由于途中总是人山人海,所以随着大部队的话,也不那么累的。但像这种季节,还是夜爬舒服一些,白天那个温度和阳光,很是消磨人。

  途中,见到好多人“之”字形登山,这种登山方式确实可以通过增加路程来减缓坡度,在比较陡的时候,虽然并不省功,但却可以省力。两者的差别就类似于跑一千米与走一千米,很多盘山公路亦是如此设计。但在台阶路上,以这种方式来登山,似乎并不能有效地减小陡坡带来的费力感,毕竟每步抬升的距离并没变化。理论上,台阶比较矮或者无台阶时,应该更加管用的。也许,该找个时间试试效果再说。

  下山总是要比上山轻松的,只要护好膝盖,做到适中休息和缓冲,一般情况下要悠然自得多了。尤其修好了台阶的路,对下山的帮助要比上山大得多。那种没有路,一路土坡或者落石遍地的情况,下山会很痛苦,对鞋子和膝盖的要求很高。不管怎么样,今天下山不累,相比起那些满头大汗的登山者,耳畔边时不时地会想起了延参法师的名句:绳命,是剁么的回晃;绳命,是入刺的井猜。

  昨晚夜爬,身边的景色不得而见,此时方能仔细打量。这个峡谷,左侧树浓翠绿,右侧壁如刀削,脚下蜿蜒曲折,远方层峦叠嶂。细看来,不似北方模样,反倒多了些南方的婉约,只是缺了水声和野花。

阅读全文

, , , , , , ,

  对于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与喜好,哪怕同一个人,也会有着千差万别的排序。经常会有人问我,最喜欢那一座?对于一个爱吹牛的人,最先想到的肯定不只是一个答案,而是这么一段话:
  有时候我会迷恋南迦巴瓦,作为桌面久久不忘,但有时也会怀念五台与普陀,静心潜思那片山云水月;我会为了卡瓦格博的日出而从疯狂到沮丧,也会为了庐山的大雾而闷声赶路;会高谈念青唐古拉与纳木错的爱情传说,也会喜欢衡山的小巧别致,抑或泰山的别样气场;为了显摆,我说我喜欢月光下的珠穆朗玛峰,闪烁的银河映着迷人的冰川,而其实,同样的月光,武当山的安静小路与黄山的鳌鱼峰,那被拉长的身影更让我深深迷恋。

  对于山,我始终是个谦卑的态度。放下那些浮躁,发下那些经历,每座山都值得你重新学习,认真思考。山似老者,不在乎贫富、不在乎权贵,而是各自不同的阅历有着各自不同的精彩。
  随着走过的路越来越多,我们会发现故乡路原来很窄,我们也会慨叹那些曾经仰望的大山,无非两三千米的海拔。但登山不是比赛,也不是数字积累,除了高度和景色,每座山都有着自己的世界。当放不低双眼,放不下心态,匆匆而过的你,错过了一株植物,一块岩石,忽略了一处石刻,一座古庙,登上了山也不能了解山。

  山,无凡者。

  泰山,论景色不如黄山,论险峻难比华山,论寺庙不若五台,论建筑稍逊武当,而其特有的帝王文化,及对中国文学艺术的影响和所形成的古老文明的象征与信仰,却使其昂首天外,五岳独尊。

阅读全文

, ,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