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要写一篇总结的,但拖了很久,一是比较忙,二是觉得必要性一般。

  因为有老人和孩子,所以行程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动,总结与计划几乎一致,想着便二合为一了。但在整理完博客之后,看着这一篇篇的长篇大论,觉得不写点什么,似乎不足以表述出自己的努力,与付出无法相得益彰。人似乎就是这样,图个认可,哪怕是在自家后院。

  这趟旅游,最主要的,是打开了西域的大门。

  很多时候,历史都是枯燥的,对于我们不是科班出身,每天又都被繁琐的工作压得抬不起头的上班族来说,不行万里路,想读万卷书,那是太难。只有去过了一个地方,有了兴趣点,方能打开那扇门。
  回来后,看了一些关于西域的历史,也终于把之前在新疆博物馆的照片整理了出来,5篇文章,100多张照片,用了两个多星期,收获颇丰。再加上本次有关西域和敦煌的史料查询,那更是让人感受颇丰。似乎汲取点知识依旧能带来一丝快感,这还未曾在生活中被丢失,我之所幸。

  人至中年,坎坷不少,豪气日减,但我们何尝不是一次次地过着阳关,远离舒适呢。

XGS_3498

阅读全文

, , , , , , , ,

  天池有很多,但在中国,最著名的天池有两个,一是长白山天池、另一是天山天池。

  最近在看西域这一片的历史,天山屡屡被提及,尤其天山南侧的一众国家,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的历史让人着迷。天山的平均海拔约4000米,虽然比塔里木盆地另一侧、青藏高原边缘的昆仑山脉矮了将近2000米,却因夹在两个盆地之间,而显得异常高大,乌鲁木齐市内便可见的博格达峰,更是被长久以来奉为了神山。

  天山是世界上距离海洋最远的山系和全球干旱地区最大的山系,北有准格尔盆地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南有塔里木盆地和塔克拉玛干沙漠,成了新疆标志性的自然景观。
  其基本上东西走向,东起新疆哈密星星峡,西至乌兹别克斯坦的克孜勒库姆沙漠,横跨了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四个国家,最高峰托木尔峰,海拔7443米,在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国境上。
  天山山脉全长约2500公里,中国境内约1760公里,占了将近四分之三。其平均宽度300公里,最宽处有800公里,占了新疆地域面积的三分之一。

  天池处于天山东段的最高峰,博格达峰的山腰,平面海拔1928米,现为世界自然遗产,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国家地质公园,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位于昌吉回族自治州,但从乌鲁木齐过来挺方便。

XGS_1169

阅读全文

, , , , , ,

  本次出行,本是送给小伊的生日礼物,去天山天池看雪山博格达峰,去敦煌看沙漠鸣沙山。

  请了三天假,借着一个周末,飞乌鲁木齐,天山一天、吐鲁番一天、敦煌三天,然后飞回北京。
  似乎如今,已经可以勉强做到在国内说走就走了,不必过多担心经济压力,更多得来源于时间压力。写这个文章时,妻子又带着孩子和岳父母去了昆明、西双版内和普洱,她的年假比我多些,我忙着年底会议。
  今年似乎玩得有点疯了,但人生也许确该如此。

  有老人、有孩子,本想报个团,省事也方便,可总感觉行程不大好,安排得不合理,也不合人愿,便着手自行安排。考虑到多是腿脚不便的,便在目的地选择了包车,七座的商务车,随用随走,倒也舒服和自在。

  至于行程呢,主要是天山天池与敦煌,敦煌是要必须留出足够时间的,是本次出行的主要目标。还剩余一天,那便放在两个景点之间,高铁途中的必经之地,非吐鲁番莫属了。
  现在想想,不经意间地选择,反倒成了惊喜。因为吐鲁番的交河故城遗址,让我开始重拾兴趣,开始一点点地查询河西走廊历史、西域历史,终于把新疆博物馆的照片和博文整理了出来,收获颇多。

  敦煌,那么多年前的心愿,终于来了。

xjdh

阅读全文

, , , , , , , ,

  旅行容易上瘾,所以不放过每一次可以远行的机会,澳大利亚便是如此。

  在我们的行程单上,南美洲、非洲都排在比大洋洲靠前的位置,若单排国家,也还有一众的北欧在前。只不过妻要去悉尼工作半月,能省一个人的机票钱,便促成了这次旅行。但说到底只是个缘由,一个人的机票在物价偏高的澳大利亚之行的总成本中占6.43%,用6%的成本决定了94%的出行,也许该诚实地称之为“借口”。

  前段时间去了趟敦煌,回程机场买了一本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编著的《莫高窟史话》,发现读其所获远多于现场所见,旅行大多如此,行了万里路,读了万卷书,方能在照片之外,有所得真正属于自己。而本次的澳大利亚之行,除了回来后用不到半年的时间在网上断断续续查些资料,补充些知识,很难有买本书进一步深入了解的欲望。如同博文所用的logo,“to Australia”,当地人称之“土澳”,调侃其缺少文化底蕴。
  这当然是种不小的偏见,我们对着每一片大地、每一个民族得出此结论都只能说明自己本身的浅薄,塔斯马尼亚和乌鲁鲁丰富的文化底蕴足以让人究其一生钻研而不得窥其全貌,它所缺少的只是被世人所共知的可彼此间相互吹嘘讨论以彰显自身渊博的“底蕴”,它只是更为小众或没有那么热门。随着我们知识积累增多,开始变得自负,便容易犯下王朔所言的无知者无畏的妄断。又也许是我们日益浮躁的心和日益渐忙的工作,亦或是日益渐多的是是非非,吞噬了那份曾阒静求知的心。

  如今出去久了会想家,也许真的年纪大了吧。飞机落地,北京醇厚的霾还是熟悉的味道、谜样的颜色,街边的桃花也开了,春天到了。从南半球到北半球,从秋季到春季,似乎一切倒带。而如今,北京也入了秋,澳大利亚的游记才要告一段落,赶紧清算下,免得忘记。过了35岁,出差每每要带着保温杯,以前会放些咖啡,如今只剩茶叶,还是以红茶、黑茶为主,看来是被赵明义打击得够呛,只是缺少了他那份从容和坦然。

auend

阅读全文

, , , , ,

  D11:北领地(乌鲁鲁-卡塔丘塔国家公园)-悉尼

  人们在不断地探索世界的时候,终究会和原先生活在当地的土著人发生一些矛盾,有激化的,也有缓和的;有物质上的,也有精神上的;有能调合的,也有无法调和的。
  只是不同文化背景下人,选择的最终解决办法,并不相同。

  第一次去云南,经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到达梅里雪山,听说了这个被称作藏区八大神山之首的卡瓦格博峰,制造了世界上第二大的登山灾难。也因此知道了,它在藏区人们心中神圣不可冒犯的地位。每当有人去攀登时,便有当地藏民开始不停地进行祈祷、诵经,甚至不惜以牺牲自己的心爱之物去换成诅咒,因为攀登者侵犯了原著人的信仰。在弱肉强食的普世世界观下,他们能做的只有精神上的诉求,是有多么无奈。
  国人很多时候处理问题简单粗暴,那便禁止攀登吧,所以,卡瓦格博至今仍是处女峰。

  很多美丽的景色,很多蕴含文化的景观,都是在人类与之的相处中,赋予了它很多的文化符号、信仰意义,也正因为此,它们才显得不同凡响。卡瓦格博和乌鲁鲁,便是不同文化下的代表,只是境遇不同罢了。
  1964年,一组锁链被安在乌鲁鲁上,以便于游客攀爬,1976年进一步延长至顶,这便是外来文明对原著人信仰的入侵。阿南古人虽然反对,但在所谓的现代文明规则前只能妥协,景区有告示:“我们不会禁止你攀爬乌鲁鲁,但是作为Anangu领地的客人,我们更希望你能尊重我们的法律和文化传统而不去攀爬乌鲁鲁”。

XGS_0130

阅读全文

, ,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