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处理结束,是转天下午的飞机,和当地同事谎称上午要见同学,还是女同学,这才腾出时间,能独自一人背着相机到处逛逛。
  似乎不大喜欢机构的同事陪着,总是有些不自在,或者不大好意思。喜欢旅游,总觉得一个人自在,大概孤独时的感悟往往更多吧。可能会匆匆而过,也可能会对着一处发呆许久,胡乱走神,旁人陪着大多也无趣。只是在前一天晚上,要求把酒店定在了哈尔滨的中央大街旁,这样会方便些。

  哈尔滨曾是一个教堂之城,因为这里鼎盛时期有教堂七千余座,东正教、天主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等等,不胜枚举。今天还在想,若是以后再去,可以考虑列个清单和线路,把一些现存较完整、较有代表性的教堂走一走,感受一下那种氛围。若是小情侣、小夫妻,心念着天长地久,设计些拍照pose,倒也别有一番感觉。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一个必须要来的景点,从诺曼蒂酒店走过来,也就十来分钟。其现为哈尔滨建筑艺术博物馆,门票20元。

阅读全文

, , , , ,

  今年黑龙江特大洪水,赶赴现场,飞机降落哈尔滨后,当天前往火车站,发往黑河的火车已中断一个月,今起恢复运行。晃晃悠悠,停停靠靠,12个小时后终于达到。

  黑河,是除了大兴安岭地区外,中国最北端的地级市,也是中国首批的对外开放城市,与俄罗斯隔着黑龙江而望。对面是俄远东第三大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阿穆尔州的首府。当地人说,周末经常在市里看到俄罗斯人。冬天,几公里宽的黑龙江都要结冰,那个时候会更加方便。
  据说,我国95%的汽车在进入市场前,都会来黑河的江滩上做低温测试,那里的冬天时常零下三十多度,故黑河又被誉为“汽车寒地测试之都”,冬天酒店爆满。

  工作离不开江边,又赶上了好天气,结束后索性转转。

阅读全文

, , , , ,

  北海公园,始建于辽的皇家园林,已有近千年历史。
  时常会路过这边,偶尔抬头看见大白塔,会觉得生活在这个城市,有了种依靠。即使无关乎佛教的意义,也使人有了种坚定和踏实。如同喜欢逛寺庙,感觉在城市千篇一律的钢筋混凝土建筑中存在着一座香火缭绕的古建筑,会有种厚重、凝重及底蕴,少了些功利与暴戾,让人变得静心。

  从恭王府出来,其实来这只有一个目的,便是划船。天气还不错,也有些微风,玩得正是起劲。说起来,这似乎还是我第一次划这种船。

  至于景色,有首耳熟能详的歌: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红领巾迎着太阳/阳光洒在海面上/水中鱼儿望着我们/悄悄听我们愉快歌唱/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阅读全文

, , , , ,

  有同事来北京,碰巧赶上了周末,于是商量着随处转转。
  除了她们都已去过的故宫,在37度的天气里,似乎也只有恭王府相对合适些,况且作为我国保存最完整、最大的王府建筑群,即使放眼全国,也有着足够的代表性。
  北京的5A级景区不多,除了故宫、天坛、长城、颐和园,便只剩下了恭王府。

  清朝“世袭罔替”的亲王和郡王,被称作“铁帽子王”,共12位。前段时间去僧王府,看到僧格林沁同为世袭罔替的亲王,故一度误以为他也在这12位之中。可这次在恭王府内看名单,铁帽王基本都是皇族,当时还在琢磨,是自己记错了,还是这里写错了。
  不小心漏了怯,回来赶紧查资料,才发觉僧格林沁为外藩蒙古亲王,铁帽王不含他们。

  “一座恭王府,半部清代史”,可惜我对清朝历史并不了解,更无法绘声绘色地讲述关于和珅、奕的花边野史,仅能略看懂建筑装修和部分建筑规制,但同事对此并无兴趣,所以实在充当不了导游一职。

阅读全文

, , , , ,

  公元前215年,秦始皇东巡至此,并派人出海寻找长生不死之药,此处因故得名“秦皇岛”。
  423年之后,推翻刘汉,间接替始皇帝报仇的曹操在这里留下了《观沧海》,其中最喜欢的两句是: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那时何等的壮阔和气吞区宇。小宝宝的名字就差点取了其中两字。
  如今,随着人们眼界的拓宽,海的范围也在变化。我们已知道,秦皇岛之外是渤海,渤海只是个内海,对岸有辽东半岛,那里有个美丽城市叫大连,然后是黄海,对面还有个朝鲜半岛,同纬度的城市是平壤,再向外则是日本海,正对着令人纠结的东京。若在世界地图上看这些,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此外的太平洋才是真正意义的一望无际,才能吞日月,才能吐星汉。

  到山海关可以怀古一下,到了北戴河,要有那么一段时间,放下所有,只需尽情享受。何必关心谁来过,何必关心外面有什么,享受如今的阳光、海浪、沙滩、海风,便足以了。
  黄金海岸便是此般,湛蓝的海水和黄金般的沙滩。

阅读全文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