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会议,买不到合适时间的回程票,有了那么一两个小时空闲,同事知道我喜欢寺庙,便说黄河边上有文庙,驱车而来。庙位于九州台上,其与皋兰山隔河而望,形成两山夹河之势。
  传说大禹治水时,来到此处,登台而定方案,分天下为九州,故得此名。

  秦统一六国后,分设天下三十六郡,兰州这一带属陇西郡。后来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西征匈奴凯旋归来,在黄河南修筑了兰州史上的第一座城堡,取名“金城”,寓意“固若金汤”。隋改金城为兰州,得名于皋兰山。清康熙年间,陕甘分治,设甘肃行省,省会由陇西迁至兰州,此后,兰州便一直为甘肃的政治中心。

  清乾隆年间,临洮府迁至兰州,兰州成了府,而原来的兰州则改名皋兰县。而在古代,一般都会旨令全国的省、府、县设立孔庙。所以兰州府要有一个孔庙,皋兰县也该有一个孔庙,原来在兰州的孔庙,是现成的,成了府学;皋兰县则重新建立了孔庙,成为县学,即今之所到。

  皋兰文庙最早本在市内,由靖逆侯张勇故居改造而成。2002年,不顾一切反对声,因城市建设,美名曰“易地保护”,拆除后在九州台南麓重建。如今,又成了兰州国学馆。
  参观发现,里面竟然还有道德经,此外,墨家、法家等,应有尽有,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IMG_2396

阅读全文

, , ,

  本以为年底会比较轻松,结果反而近期加班挺多。一部分可能还是源于公司内部的几个部门间的纠结,连续好几天加班到凌晨三四点,更多得是去做一个证明,类似自证清白,着实有些让人不舒服。还有一些人,总是能给你一种错觉,在人品问题上,这就让人更头痛了。

  年底聚会,曾想了那么几句话,想说给团队的人,结果那天事多,却忘了:
  1、底气来源于专业和正气;
  2、拒绝别人时不要拖泥带水,答应别人时要面带微笑;
  3、品质情操的优秀决定了人生的高度,业余时间的努力决定了人生的宽度,只靠着工作成绩的一亩三分地往高处走,远远不够。

  已腊月二十五,却出来一个大案,报损7000万元,不得已出发到贵州。飞机窗外,云卷云舒,却看着不动,仿佛时间静止般,竟然开始幻想,飞机若是掉下去,也挺好。
  贵州是个好地方,算来算去,至少是第四次来了。最后一天工作结束,我说吃丝娃娃吧。

IMG_2213

阅读全文

, , ,

  朋友圈地图显示,全国都在降雪的时候,北京没有雪,而上海则着实火了一把。因为雪后干净的街道,让人羡慕。当然,除了雪,也羡慕这座城市的美,女人似的美。
  一直觉得北京很美,方方正正,符合我心中的对称美学,而且五坛八庙,故宫北海,一派皇家景象,一派数百年的风水气息,一派自豪的大气和底蕴。然后,总觉得过于阳刚,缺了些水,缺了些美。

  世界古代的四大文明,巴比伦、埃及、印度和中国,都是傍着大江大河的,与其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结晶,不如说成是大河泛滥的产物,那里的人们因此获益,才出现了高于周边的文明曙光。
  即使发展到如今,人类所能使用的淡水,也仅占到地球总水量的万分之三。而就是这万分之三,却成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关键,不论科技如何发达;不论我们如何吹嘘人工智能、海水淡化,我们依旧离不开淡水,在这几千年。所以,如今几乎所有的大城市,所有人口千万以上的城市,都有大江、大河。
  比如塞纳河畔的巴黎,泰晤士河畔的伦敦,涅瓦河畔的莫斯科,哈德孙河畔的纽约,都成了一幅幅标志性景观。再到国内,几个直辖市,上海有黄浦江,天津有海河,重庆有嘉陵江与长江;千万以上人口的大城市,广州和深圳有珠江,南京有长江,杭州有钱塘江、郑州有黄河,唯独缺了北京,或许曾经的京杭大运河该算上。

  上海,如今有条江,真美。

IMG_1270

阅读全文

, , ,

  似乎要写一篇总结的,但拖了很久,一是比较忙,二是觉得必要性一般。

  因为有老人和孩子,所以行程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动,总结与计划几乎一致,想着便二合为一了。但在整理完博客之后,看着这一篇篇的长篇大论,觉得不写点什么,似乎不足以表述出自己的努力,与付出无法相得益彰。人似乎就是这样,图个认可,哪怕是在自家后院。

  这趟旅游,最主要的,是打开了西域的大门。

  很多时候,历史都是枯燥的,对于我们不是科班出身,每天又都被繁琐的工作压得抬不起头的上班族来说,不行万里路,想读万卷书,那是太难。只有去过了一个地方,有了兴趣点,方能打开那扇门。
  回来后,看了一些关于西域的历史,也终于把之前在新疆博物馆的照片整理了出来,5篇文章,100多张照片,用了两个多星期,收获颇丰。再加上本次有关西域和敦煌的史料查询,那更是让人感受颇丰。似乎汲取点知识依旧能带来一丝快感,这还未曾在生活中被丢失,我之所幸。

  人至中年,坎坷不少,豪气日减,但我们何尝不是一次次地过着阳关,远离舒适呢。

XGS_3498

阅读全文

, , , , , , , ,

  敦,大也。煌,盛也。

  敦煌,作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并非只有莫高窟,也并非只以石窟而闻名,即使那些壁画、佛像、文物依旧在大漠中尘封,它的历史依旧足以笑傲东方。

  秦朝之前,这里曾居住着大月氏人,独占敦煌到秦末汉初,最终被匈奴人打败,而后西迁。整个河西走廊在匈奴控制下,号称“控弦之士三十余万”,常年威胁并骚扰着中原王朝,还在“白登之围”狠狠羞辱了刚刚建立汉朝、意气风发的高祖刘邦,导致汉朝其后不断地进贡与和亲。
  上天对匈奴可不大公平,刘彻、卫青、霍去病等一众牛人在中原相继降世,张骞出使西域,渐渐开通丝绸之路,霍去病则率军打得匈奴“漠南无王庭”,并在大漠深处封狼居胥,年仅22岁,那是公元前119年。之后,汉武帝又列四郡、据两关,敦煌便为四郡之一,建于公元前111年,此地方安。

  丝绸之路起于长安,经河西走廊到敦煌,往北出玉门关,往南出阳关,都得从敦煌出发,属必经之地。它也一度成为西域和中原的商人、僧侣、使臣、兵将等各色人员的共处之地,“华戎所交,一都会也”。
  敦煌还当过首都,在公元400年,李暠在此建立西凉国,后亡于北凉,存在了22年。

  来此,便如这月牙泉小镇的一扇门,打开了一段历史。

XGS_3877

阅读全文

,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