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7:圣皮埃尔大教堂-日内瓦-北京

  日内瓦在2016年全球宜居城市排名中是榜首,但对于我们的感受,也许只是个稍微干净点的北京,空气好些,或者说好太多,但除此之外,感觉不出有多好。风景远不如旁边的伯尔尼,也太过大都市,少了些文化遗存,让向来匆忙于古迹的我一下子感觉无所事事。所以攀上了大教堂的钟塔,那是城市最高点,俯瞰着日内瓦湖和整个城市,花去大把时间发呆,哼着郝云的歌,顺便等着天气转晴,眺望远处的阿尔卑斯山。

  据称这个排名是从经济、文化、社会、环境及政府管理等方面考虑。在这个排名里,中国大陆排名最靠前的是北京。北京?宜居?What?Are you 看串行了?

  中科院在2016年发布了《中国宜居城市研究报告》,在这个榜单里,倒数第一是北京,倒数第二是广州,单从这一点,就代表着它足够的情商,足够接地气,知道国人想要什么。前十名依次是,青岛、昆明、三亚、大连、威海、苏州、珠海、厦门、深圳、重庆。维度主要包括城市安全、基础设施、自然和人文环境、交通与健康等。同年,社科院也发布了类似榜单,前十名为珠海、厦门、舟山、香港、海口、深圳、三亚、温州、苏州和无锡。相差不大。

xgs_0819

阅读全文

, , , , , ,

  D17:圣皮埃尔大教堂-日内瓦-北京

  日内瓦是瑞士第二大城市,位于日内瓦湖西南角。
  城市在湖的西南角,没错,因为湖比城市大。日内瓦湖是阿尔卑斯湖群中最大的,也是世界上第一大高山堰塞湖。湖面的60%在瑞士境内,40%在法国境内。所以,法国也有个名字,称“莱芒湖”。

  有水的城市总是有灵性或者秀气的,想要看看湖,或者想要远眺一下阿尔卑斯山,需要一个制高点。而如同伯尔尼一样,在日内瓦城内,最高的建筑也是教堂。

  圣皮埃尔大教堂(Cathédrale St-Pierre),在日内瓦的市政厅街,建于1160年到1232年间,应该算是这里最著名的教堂了。这周边还曾是凯尔特人的居住地,也是目前欧洲最大的凯尔特人文物发掘地之一,这便是上文为何引起了凯尔特人内容的原因。
  虽然认为瑞士的教堂在精美度和内涵上与意大利的完全不可同年而语,没有多少雕刻,没有多少壁画,更看不到多少名人的绘画,但这个教堂的小礼拜堂还是挺让人吃惊的。

xgs_0778

阅读全文

, , , , , ,

  Day:16 伯尔尼大教堂-熊苑-钟塔-喷泉-日内瓦

  伯尔尼的一天很休闲,逛逛教堂,看看古城,下午不紧不慢地散步到车站,然后前往日内瓦。

  写这个游记的时候,NBA的季前赛正在进行,里面有个球队,名字是凯尔特人(Boston Celtics)。
  凯尔特人(Celt)不在美国,它是欧洲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其实也不能算是一个民族,应该是一些有着共同语言、文化和血缘关系民族的统称,更像个民族集团。这些身材魁梧、金发碧眼的壮汉不仅在身材上和地中海地区偏矮小的希腊人、罗马人形成反差,而且他们还成为了欧洲最早学会制造和使用铁器的民族,与同期使用青铜的国家优势明显,如同中国的秦王朝,纵横捭阖。

  然而,他们虽然先后征服了今日的法国、西班牙、葡萄牙、比利时、瑞士、荷兰、意大利等地区,古罗马称其为“高卢人”,甚至还在公元前385年和前279年,入侵并洗劫了罗马与希腊,鼎盛时期的占领区可与后来的罗马帝国相媲美,但他们最终没能形成一个国家,只是以部族的形式存在,他们的扩张更像是“举族迁徙”。

  看着日内瓦湖的灯塔,这也是他们曾经居住过的地方,继续梳理凯尔特人的历史。

xgs_0641

阅读全文

, , , , , ,

  Day:16 伯尔尼大教堂-熊苑-钟塔-喷泉-日内瓦

  漫步在伯尔尼的市中心,不难会发现这里有很多美丽的喷泉,它们大多很高,有个柱子,种着美丽的花,上面有个雕刻,或者是人物、或者是动物,代表着某种表达。
  这些喷泉的水都来自阿尔卑斯山,是纯天然的泉水,可以放心大胆地直接饮用,喝一口甘甜凛冽,沁人心脾。也因此,伯尔尼有了“泉城”之名。和中国的泉城济南相比,这里的水质要好得太多。

  伯尔尼喷泉很多,但比较著名的是十二个,它们大多在古城区,又大多在正义大街或者旁边,离着都很近。可以一边逛古城,一边找喷泉,走走路便都可见着了。
  拿着官方地图,开着Google导航,去一一找一下。

  我们是从熊苑过来,所以最先看到的是信使喷泉(Luferbrunnen),它在老城区边缘靠着阿勒河边的一棵的大树下,树叶金黄,秋景迷人。

xgs_0488

阅读全文

, , , , , , ,

  Day:16 伯尔尼大教堂-熊苑-钟塔-喷泉-日内瓦

  这次旅行大多在古城区,那教堂几乎是必去景点。如同你在中国旅游,每到一个城市,想看看历史文物和古建筑的话,几乎便是寺庙,一般只有它们的历史比较悠久。

  到了瑞士,依旧如此,我们的第一个景点是伯尔尼大教堂(Muenster)。其始建于1421年,历经4个世纪才完成,在19世纪末,教堂顶部增加了100多米的尖塔,使之成了瑞士最高建筑。即使到了今日,似乎依旧还是最高的建筑,他们并不在意追求摩天大厦。

  今天伯尔尼的天气一般,有雾,没有办法远望阿尔卑斯山,这似乎有些遗憾,而且是个不小的遗憾,索性还要去日内瓦,便没有过于纠结。写这个文章的时候,北京正在遭受着六级重度的雾霾,几乎是这些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站在楼下看不到楼顶,白天开着窗帘没有光,不戴口罩呛得难受,老人孩子都不敢出门,而政府却还在埋怨着各种事情,比如庄稼、烤串、吸烟等,让人不知算不算个笑话。
  到了瑞士才知道,雾没有霾时,其实很舒服的,可以深吸一口。

xgs_0387

阅读全文

, ,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