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是第二次来,明显不像第一次四处感兴趣了。

  从香港坐船过来,一路昏昏欲睡,下船溜达几步,本打算走到酒店,结果发现有点远,遂拦辆出租。上车后,司机说有个儿童,所以超了载,收费时伸手多要了20元,然后一溜烟跑了。
  酒店出来,旁有饭店,菜一般、价虚高、卫生较差,印象不好。结账时让老板打个明细,发现多收了几十元。接连两件事,对澳门的印象也便一般了,虽一叶障目,但不知不觉给它盖上了贪小便宜的标签。

  澳门的城市建设早已成型,很难再有变化,曾繁荣一片,若今再和旁边的珠海相比,则拉开了不少距离,这让很多大陆来的人反而嘲笑起他们的穷酸,或带着略有自卑感的语气:不也就这样么。这种双方略有敌对的偏见,在澳门有些,在香港更为明显。若比作曾经走丢的孩子,本地人的心态可以理解,而大陆人便不应该。

  今天的第一站选在妈祖庙,看了半天公交车的收费方式,勉强明白后上车。
  它比较有代表,是澳门最古老的庙宇,初建于明弘治元年(公元1488年)。当地有民谚,先有妈阁庙,后有澳门城。这个山门建于明万历三十三年(公元1605年)。

  寸土寸金的澳门城,一个古老的山门掩映在黄绿相间的树丛之下,伴着梵香袅袅,很是不错。

XGS_0637

阅读全文

, , , , , ,

  似乎要写一篇总结的,但拖了很久,一是比较忙,二是觉得必要性一般。

  因为有老人和孩子,所以行程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动,总结与计划几乎一致,想着便二合为一了。但在整理完博客之后,看着这一篇篇的长篇大论,觉得不写点什么,似乎不足以表述出自己的努力,与付出无法相得益彰。人似乎就是这样,图个认可,哪怕是在自家后院。

  这趟旅游,最主要的,是打开了西域的大门。

  很多时候,历史都是枯燥的,对于我们不是科班出身,每天又都被繁琐的工作压得抬不起头的上班族来说,不行万里路,想读万卷书,那是太难。只有去过了一个地方,有了兴趣点,方能打开那扇门。
  回来后,看了一些关于西域的历史,也终于把之前在新疆博物馆的照片整理了出来,5篇文章,100多张照片,用了两个多星期,收获颇丰。再加上本次有关西域和敦煌的史料查询,那更是让人感受颇丰。似乎汲取点知识依旧能带来一丝快感,这还未曾在生活中被丢失,我之所幸。

  人至中年,坎坷不少,豪气日减,但我们何尝不是一次次地过着阳关,远离舒适呢。

XGS_3498

阅读全文

, , , , , , , ,

  敦,大也。煌,盛也。

  敦煌,作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并非只有莫高窟,也并非只以石窟而闻名,即使那些壁画、佛像、文物依旧在大漠中尘封,它的历史依旧足以笑傲东方。

  秦朝之前,这里曾居住着大月氏人,独占敦煌到秦末汉初,最终被匈奴人打败,而后西迁。整个河西走廊在匈奴控制下,号称“控弦之士三十余万”,常年威胁并骚扰着中原王朝,还在“白登之围”狠狠羞辱了刚刚建立汉朝、意气风发的高祖刘邦,导致汉朝其后不断地进贡与和亲。
  上天对匈奴可不大公平,刘彻、卫青、霍去病等一众牛人在中原相继降世,张骞出使西域,渐渐开通丝绸之路,霍去病则率军打得匈奴“漠南无王庭”,并在大漠深处封狼居胥,年仅22岁,那是公元前119年。之后,汉武帝又列四郡、据两关,敦煌便为四郡之一,建于公元前111年,此地方安。

  丝绸之路起于长安,经河西走廊到敦煌,往北出玉门关,往南出阳关,都得从敦煌出发,属必经之地。它也一度成为西域和中原的商人、僧侣、使臣、兵将等各色人员的共处之地,“华戎所交,一都会也”。
  敦煌还当过首都,在公元400年,李暠在此建立西凉国,后亡于北凉,存在了22年。

  来此,便如这月牙泉小镇的一扇门,打开了一段历史。

XGS_3877

阅读全文

, , , , , ,

  西域的故事,人们往往望而生畏,因为太过繁杂,而一旦沉下心、静下心,又往往不可自拔。
  西域为何如此有魅力?很大程度上,是我们内心的英雄情结、大国情结,是我们在这里曾左右了众多国家的命运。如果中华民族开启并赶上了大航海时代的班车,那或许可在离着我们更近的时代里寻找出一段类似的历史,而我们显然不情愿作为一个旁观者,去羡慕欧洲人大航海时代的英雄故事。

  车师国,在汉与匈奴的夹缝中,被以博格达山为界限分裂,山南有车师前国、车师都尉国;山北有车师后国,车师后城长国。这四个国家完全是两个量级,车师后城长国和车师都尉国的人口不过千人,弹丸之国。
  如此分割是汉中央的政治手腕,在如此重要的交通枢纽上,一个国家做大,威胁可是不小,分裂是保障汉王朝统治的必然。即使车师某一国臣服匈奴,汉朝还可保障另一国留在自己的统治下,不至于战略全失。
  至于车师前、后国旁边的两个微型小国,只是为了进一步削弱车师国的实力,增加内耗,但也正是因为此,在汉朝对这里的控制力减弱时,这两个被扶植的小国,被兼并是几无悬念的。

  车师前国的首都,便是交河故城,又名“雅尔湖故城”,是吐鲁番旅游的一大热门,距离市区十余公里。是中国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部分。被称为“东方庞贝城”,与楼兰齐名,至今已超过两千多年历史,还被誉为“世界上最完美的废墟”。

XGS_2077

阅读全文

, , , , , ,

  本次出行,本是送给小伊的生日礼物,去天山天池看雪山博格达峰,去敦煌看沙漠鸣沙山。

  请了三天假,借着一个周末,飞乌鲁木齐,天山一天、吐鲁番一天、敦煌三天,然后飞回北京。
  似乎如今,已经可以勉强做到在国内说走就走了,不必过多担心经济压力,更多得来源于时间压力。写这个文章时,妻子又带着孩子和岳父母去了昆明、西双版内和普洱,她的年假比我多些,我忙着年底会议。
  今年似乎玩得有点疯了,但人生也许确该如此。

  有老人、有孩子,本想报个团,省事也方便,可总感觉行程不大好,安排得不合理,也不合人愿,便着手自行安排。考虑到多是腿脚不便的,便在目的地选择了包车,七座的商务车,随用随走,倒也舒服和自在。

  至于行程呢,主要是天山天池与敦煌,敦煌是要必须留出足够时间的,是本次出行的主要目标。还剩余一天,那便放在两个景点之间,高铁途中的必经之地,非吐鲁番莫属了。
  现在想想,不经意间地选择,反倒成了惊喜。因为吐鲁番的交河故城遗址,让我开始重拾兴趣,开始一点点地查询河西走廊历史、西域历史,终于把新疆博物馆的照片和博文整理了出来,收获颇多。

  敦煌,那么多年前的心愿,终于来了。

xjdh

阅读全文

, , ,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