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威尼斯,就会看到这里琳琅满目的橱窗,里面最引人注意的便是假面。

  假面文化在威尼斯,曾融入到了日常生活中,早在18世纪之前,法律允许威尼斯人在一年中的大多数时间带着面具工作和生活,那段时期,在马路上,常常可以看到戴面具和披斗篷的人们。有人私会情人、有人寻找艳遇、有人躲避仇家、有人只是不愿示人。

  面具掩盖了人们真实的身份,贵族戴着面具可以毫无顾忌地说话、狂欢,出入一些有意思的市井场所,不再端着高雅与体面;穷人则可以用一身衣服和面具使得看起来有权、有势,得到虚荣的尊重。戴着面具,可以去幽会谈心,不必担心外貌与身份;可以去放纵情欲,掩盖住了道德束缚。老人变年轻、女人变妖娆,面具激发了每个人内心最深处曾被掩饰或压抑的欲望,如烟花散放。
  只是,有喜有悲、有虚有实,没人知道面具背后的人是在哭泣、还是在微笑,是在做自己、还是做他人,是想要一时、还是想要一世。但,终归在摘下面具的时候回归自己。

  拿破仑挥兵南下,禁止了已延续了几个世纪的威尼斯面具。之后,它只是一种文化和传统再现。

xgs_9332

阅读全文

, , , , , ,

  虽然威尼斯的绘画、建筑、雕刻、歌剧、历史都是知名且著名的,但更让它广为人知的,被人们第一时间记住的,是水。它被称作“亚得里亚海明珠”、“水都”、“百岛之城”。

  这里的建筑,几乎都是在水上,但那是迫不得已,绝不是因为浪漫。它们先用木头打地基,一根接着一根,密密麻麻,然后上面放木板、石头,开始盖房子。所以,很多人说威尼斯水上是城市,水下是森林。但若说木头会在水中越来越硬,不会腐烂,就有些言过其实了。选择木头是那个年代不得已的选择,终究是扛不住岁月的。

  海平面在上升,是大气变暖的结果,似乎已经开始了许久,大家早已习惯。
  还有一个问题,意大利在国界上属于欧洲,但其实它本是非洲板块的一部分。非洲板块一直在向北漂移,挤压着欧洲板块,被迫向下,这导致了阿尔卑斯山的上升和威尼斯的下降,每100年下沉1.3厘米。
  一升一降,让威尼斯的水灾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再加上开始加剧腐蚀的基础,形成了大威胁。

  阴天时,景色打了折扣,大体如此模样。

xgs_8641

阅读全文

, , , , , ,

  今年的第14号台风在中秋节的凌晨登陆厦门,登陆地点是岛外的翔安,中心风力15级,达到了强台风级别。在一些观测点上,还一度出现了17级的瞬时风力。这是厦门史上最大的一次台风。
  台风给厦门带来了巨大损失。数字还没有,但是从到了机场就发现,一片狼藉。整个厦门市内的树,几乎都倒了,很多一人抱不过来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很多地方提水停电。几天后,在固安还没有手机信号。

  在放假刮的台风都不是好台风,所以中秋节假期还没有过完,我们便到了厦门。
  前一晚搬家,调了一辆查勘车,也是第一次正式开车,结果扎了车胎。半夜十二点,北分来了两个小伙子帮忙换车胎,特别感动。要不是转天出差,怕搬不成家,也不麻烦别人了。
  下着大雨继续,淋了个透,弄到半夜三点半才睡觉,转天是五点的闹表,第一个航班,飞厦门。

  6个昼夜、4面锦旗、1封感谢信,还有行业内第一的理赔结案率。也不枉了每天三点睡觉,七点起床的拼劲。也多亏了这次从重庆、河南、上海、广东调来的精兵强将。

  当然,台风中也有美丽的,比如这个亚洲最大的传统酱油晒场,已被列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img_7067

阅读全文

, , ,

  Day12:威尼斯(学院美术馆-圣马可大教堂-总督宫-圣方济会荣耀圣母大教堂-圣洛可大会堂-圣若望及保禄大教堂-夜游)

  为了描述威尼斯的部分内容,调整了一下博客文章顺序,这和游览顺序不大相同。今天早晨天气不大好,所以行程安排的第一站,是学院美术馆,在室内,想着出来之后,也许就天晴了。
  学院美术馆出来后,天气一般,所以直奔圣马可大教堂,它与总督宫一起游览,然后是圣方济会荣耀圣母大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Gloriosa dei Frari)。

  它大约建于十三世纪左右,外貌很朴素。这里却埋葬了很多社会名流,有“威尼斯的万神殿”之称,其中便有提香。他在1576年感染了鼠疫,那一年整个威尼斯死了50余万人。
  整个欧洲都曾饱受鼠疫折磨,差不多大半的人口都被鼠疫传染致死,意大利和英国尤其严重,佛罗伦萨和威尼斯更是重灾区,差不多70%的人口因此丧命。它又被称为“黑死病”,使欧洲的人均寿命降至了20岁。

  这是教堂里最有名的绘画,提香在1518年绘制的《圣母升天》(Assumption),那时他28岁。圣母有一个红色的披肩,因为颜色艳丽而明靓,而被誉为“提香红”(Titian-red)。

xgs_9121

阅读全文

, , , , , ,

  15世纪,威尼斯共和国成为东西方贸易的中心,成为欧洲最繁荣的城邦,同时又掌握着海洋霸主地位,长达500年。因其处于人员、思想不断交融的港口,融汇了佛罗伦萨画派、拜占庭艺术和北欧风格,色彩明朗绚烂、风格欢快激情的威尼斯画派,由此诞生。

  由于其对艺术的天赋和热衷,还有对色彩的应用和掌握,使得威尼斯画派的作品让人看起来总是有点与众不同,成为了世界上很多博物馆备受青睐的文物。

  这次来的学院美术馆的前身是个教堂,现收藏着公元14世纪至18世纪的威尼斯画派名作,述说着当年叱咤风云的威尼斯共和国的溢彩鎏金。虽然这个博物馆的名气并不小于威尼斯的贡多拉,但在国内似乎并非很受欢迎,和很多欧洲游客将其作为必到景点不同,那里的中国游客少得可怜。

  即使你不来这里,有个人名,在威尼斯你也必然会听到。那就是500余年前出生于威尼斯,享有着国王一般地位的传奇画家提香(Tiziano Vecellio)。这个活了将近90年的老头,让无数同时期的人、后来的人去敬仰、去临摹,以期发现光线和色彩表达出来力量的秘密。

XGS_8812

阅读全文

, , , , ,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